芙蓉街巷,湘韵浓厚,别具特色,
可用“官”、“商”、“文”三字概括。

 

“官”街

  长沙秦朝设郡,汉设侯国,隋唐设府,宋时设州,清朝设省,留下颇多官气十足的街巷。如定王台,为汉代长沙王——定王刘发带回长安之土筑“望母台”而得名;马王街因后人纪念五代时被后唐册封为楚国王的马殷而得名;府后街即清代长沙府衙的后街;藩后街即藩台(从二品,相当于省长)衙门的后街;都正街即都司(掌管一省军事,听命于兵部,相当于省军区)所在地;校正街即校场(操练或比武的场地)所在地。东牌楼、司门口、县府坪、游击坪(“游击”为从三品武官)、千总巷(“千总”为正六品武官)等老街名,以及中山路、黄兴路、蔡锷路、韶山路等新街名,无不与官府、官员、历史名人有关。

 

“商”街

  长沙自古以来商贾云集、流金淌银,曾为全国四大米市之一(长沙、无锡、芜湖、九江)。北宋诗人张祁曾用“长沙十万户,游女似京都”来描述昔日长沙的繁华。宝南街因宝南钱局而得名,宝南钱局的铸币历史从康乾盛世至清末,长达两个多世纪,成为旧时创造财富的圣地和今日湖南金融业的源头。化龙池、织机街、鱼塘街、登隆街、黄泥街等都是昔时繁华的商业街,聚集了德园、杨裕兴、甘长顺、吴大茂、九如斋、玉楼东、又一村、杨明远等诸多百年老字号。

 

“文”街

  一批街巷文化底蕴深厚。文运街即清代贡院(古代会试的考场)所在地,化龙池巷仍保存着明嘉靖年间建造的善化学宫残墙,附近仍有出入是门巷,白果园巷在清末民初形成了长沙最著名的公馆群(程潜公馆、陈明仁公馆、郑家溉公馆、杜心武公馆、刘斐公馆等),苏家巷老泉别径是苏洵以诗会友的地方,化龙池巷内仍保留着何绍基磻石山房、刘建绪公馆等遗存。